主办单位

  logo1   logo2   logo3   hksei subscription logo   hi long logo   hksei long logo

【中環醫企】何華真:悟空解牛

高淨值者對大部分人而言,是一頭牛逼的牛,大部分人怕,小部分人企圖埋身做生意,但處處碰壁,到底這些牛逼的牛,是否有庖丁級的方法解之?

近年有三個行業,不時在筆者身邊提出各種合作建議,希望開發這客源,這三個行業分別就是私人銀行、律師(事務所)、財險(財務策劃與人壽保險實在已經混業經營,所以當作一個行業算了)。私人銀行門高狗大,歷史悠久,既要客戶,但未必可以巧妙放下身段;律師(事務所)規範多,守則嚴,但合夥人各自為政,個別律師或有小成,但難言行業大略,共謀天下;至於財險人,勇武十足,但軍備(知識)落後,恍如心口鑲勇字的清兵,對着八國聯軍,論總體成績,可算是傷亡慘重,成功率是一單功成萬人枯(尤其以商業保險的成率計算)。

 

有與時並進的智慧嗎?

筆者與他們各自談了多年,總算找到些共通點:一般人在某商號、某行業待得久,失去客觀性,在商務交往時,或在談判,動輒將自己的商號、行業抬出來,用歷史來唬人,但實質業務意義不大;經歷這10年間的科網變化,BAT(百度、阿里巴巴、騰訊)彈起,大家起碼要學會反省兩事:

(一)就是舊商號不值錢!10年前,百度、阿里、騰訊(00700)算老幾?

(二)行業不值錢!互聯網令商業版圖重設成春秋列國,古人叫大爭之世,現代人叫混業經營,或所謂跨界視野,其實就是望準別人的肥肉,早晚準備搶過來,稱為「互掠網」更貼切。

個別行內人玩急躁,行短視可以理解,但作為一個商號,一個行業,如果不想沒頂,只能用智,尤其以上三個行業,都是跌跌撞撞地向(中國)高淨值者進軍。

 

中國高淨值者從何而來?

令人又愛又恨的高淨值者,居然令我想起一個無名無姓的杜撰人物,那就是花果山上的石猴。因為是石頭爆出來的,自然無姓名,直至因緣際會,大鬧天宮之後,忽然多了一身行頭,頭戴「鳳翅紫金冠」身穿「鎖子黃金甲」,腳踏「藕絲步雲履」,更令高檔消費者想起Jaxon帽、Versace衫、Ferragamo 鞋。出招者是玉皇大帝及其一眾高管,滿以為送個官給這石猴當,就可以管住他;一聲美猴王,這猴子就會乖乖不破壞,可惜最後不成功。

 

港上市成金剛箍

這破壞王最後怎樣修成正果,大家都知道,是由唐僧收納為徒,賜法號悟空,頭上加個金剛箍。我們面對的高淨值者,尤其是第一代,就恍如暴發的石猴,要這些高淨值者如石猴乖乖聽話,千萬別要學玉皇大帝團隊,主略靠送高帽子,而是要學唐僧,想辦法令之皈依我佛,受戒並納法號。

想來想去要達到這條件最佳的方法,就是令他們(海外)上市,香港當然是最好的海外地點,他們從此受上市條例規管,變成金剛箍,到時人在框架內,自然要接受約制;如開始要買董事責任保險,到時有了這個底子,要進一步推Keymen(要員)保險, 或合夥人保險並不太難,再加上可貸款,轉化成高管激勵,而更重要的是保單買賣,變得郎情妾意。

至於子女問題,由教育信託開始,逐步邁向其他信託,高淨值者自然會要向私人銀行求助。因公司上市後知名度提高,會吸引「賢者」帶進新概念、新生意,投資銀行的需要油然而生。

最後是上市公司股東每年要求增長,有如在引擎在後推動,各種需求周而復始。總而言之,將高淨值者首先箍進上市圈,到時高淨值者在台前,自然要買齊道具服裝,作為中介者,只要霸到個最佳朋友位置,何用其他身份苦苦勸銷?(來源:信報)